專題|人格解離:創傷、生存與自我保護

— 專題研究:「人格解離:創傷、生存與自我保護」

創傷性事件是人格解離症的一個重要誘因。當一個人承受巨大的壓力和創傷,他的內心可能會產生反抗的慾望。然而,由於他的脆弱、自卑和對死亡的恐懼,他可能並不敢進行反抗。

他們有反抗的慾望,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受到自身的脆弱、自卑和對死亡的恐懼影響,不敢反抗。當這種內在衝突持續並加劇,直到他們無法繼續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時,他們的潛意識就會選擇脫離主人格的懦弱,獨立出來面對世界。這種現像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解離。解離之後的人格不再受主人格情緒的拉扯,能夠更加自主地應對生活。

事情變得複雜的時候,就是當他的生存受到威脅,當他覺得自己無法在這個世界上存活下去的時候。這時,他的潛意識可能會發動一場革命,直接脫離主人格的懦弱,獨立出來以對抗世界。這種脫離的過程,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解離,它可以讓這個新的獨立個性不受主人格的情緒影響。

舉個例子,當這個人在遭受家暴或霸凌的時候,他可能在外表上默默忍受,卻在內心深處有著反抗的意願。他想變得堅強,他想保護自己,但主人格的脆弱和自卑卻阻礙了他的反抗。所以,他選擇解離,讓這個新的獨立個性去完成保護自己的任務。

醫學上稱這種獨立出來的人格為”保護人格”,其存在的目的是保護生命體。儘管保護人格有時可能會做出一些極端的行為,但其核心初衷仍是為了個體的利益和安全。

有時,保護人格可能會出現一些邊緣行為。我們不打算立即討論這些行為的原因,但我們需要理解保護人格的出現其實是出於好意的,他們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個體的生存。

然而,由於解離的存在,保護人格和主人格有時會出現不同的想法和觀念,這在生活中可能會引起衝突。衝突的原因在於他們的意願已經從一個分裂成了兩個。

比如,主人格可能喜歡某個女生,而保護人格卻不同意,因為他認為那個女生會影響他們的前途。有一個真實的案例,一個女性的人格解離症患者喜歡一個男性,但她的保護人格認為這個男性可能會妨礙她的生活和前途,因為她總是為了這個男性而忘記自己的需求。而愛情的本質,本就是一種令人沉迷,失去理性的感覺。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保護人格更多的體現了理性,他會用更自以為理性的方式去考慮問題,而這種單方面情緒考慮問題,其實是不符合一個人完整的身心狀態,這個人是不會快樂的。

所以第二人格與主人格的情感產生衝突時,也就是人格解離浮上檯面的時候。因為往往大多數時候人格解離正是屬於隱藏面的,不被大多數人所知道了,在他還沒有爆發之前,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情況。

解離不是個體的選擇,而是在面臨極大的壓力和創傷時,潛意識為了保護自身而做出的反應。這就像是身體在面臨外傷時,會自動進行疼痛反應和傷口癒合。同樣,當精神承受極大壓力時,心理也會採取一些策略來保護自己,而人格解離就是其中一種可能的心理應對方式。

此外,對於人格解離症患者來說,他們的每一個人格都是他們的一部分,都是他們的我。儘管他們的人格有所不同,有著不同的情緒和理念,但他們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存在,那就是保護他們的生命。他們可能有著不同的看法,甚至可能有時候會有衝突,但他們都是為了保護這個人,這個生命體而存在的。

所以,當我們試圖理解人格解離,我們必須以一種非常尊重和理解的態度去對待這些患者。他們的內心經歷了無比的痛苦和創傷,他們的人格解離是他們的潛意識為了生存做出的一種非常智慧的選擇。我們應該盡力理解他們,尊重他們,幫助他們,而不是用我們的偏見和無知去對待他們。

我這裡甚至要下一個結論,人格解離是強大潛力,是為了保護當事人而作出的一個職位決策,因為如果這個人的潛意識不夠強大的情況下,他無法意識解離的情況下,他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也就是自殺了。我遇過非常非常多主人格要自殺的時候,被第二人格掌控身體救回來的狀況,但這個故事以後再說。

所以人格解離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病,他是我們潛意識內在一個強大的保護系統,但你要懂得如何去運用它,否則就是一個殺傷力。

陈唐 · 吉米丹先生   
催眠心理学家 | 美国认证催眠医师及评审官
Jimmy Tan
Hypnotherapeutic Psychologist | U.S Certified Hypnotherapist and Examiner
Kuala Lumpur, Malaysia
Email:jimmytan917@gmail.com

發表迴響